發布時間:2011-11-14 10:18:14

做一個大寫的“人”

中學部  駱林

尊敬的老師、親愛的同學們,大家早上好:
  我是高二(3)班的駱林,今天我發言的題目是;做一個大寫的“人”。
  十月份接連發生的兩起事件,引發了人們對道德的深入討論。其一是10月13日,在廣東佛山街頭發生的一場慘劇,一名兩歲女童小悅悅,被兩車先后碾壓3次而重傷倒在血泊之中,在隨后的7分鐘內,18名路人經過此地而對小悅悅熟視無睹,無一人施以援手。最終,還是由一位拾荒者陳賢妹將小悅悅移至路邊,并尋找其媽媽,隨后小悅悅被送往醫院搶救,但遺憾的是,小悅悅終因傷勢嚴重,于10月21日離世。
  小悅悅的死引起了整個社會的極大討論,如何避免此類悲劇重演,各種各樣的方法與意見被提了出來,將“見死不救”入罪就是其中的一種方案。《南方都市報》某記者說,將“見死不救”罪定義為一種輕刑犯罪,納入《治安處罰法》,用法律指引道德,說不定我們的道德不會倒退得這么歷害,同時也能有力的防止小悅悅事件的重演。
  但是,將“見死不救”入罪真的就是解決這類事件的“靈丹妙藥”嗎?我覺得不然。這樣一來,很可能進一步壓縮了公民對自由的底線,如果今天“見死不救”能夠入罪,那么明天“不給災區捐款”也可以入罪,如此下去,不僅是對自由的束縛,更是對人權的踐踏。其次,如果有“見死不救”罪,那么經過小悅悅的18位冷漠路人都應該統統入獄。這次事故的現場有視頻可以證明,但如果沒有,公安機關又如何證明又有誰見死不救呢?更何況,除去少數人自私、冷漠的心理外,見義勇為者自身利益得不到保障是人們普遍存在的顧慮。由于法律的滯后,英雄流血又流淚的事情時有發生,諸多救人反成害人的案例頻繁上演,哪個英雄還敢上前維持正義?那個拾荒的阿姨,不僅扶起起了小悅悅,也扶起了已屬瀕危的良知。而這事發生在我們這個具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不能不讓人體會到公眾道德淪喪的冰冷和無情。隨便一件事只要有人出面去捍衛它的底線,立即就會引起軒然大波。記得在彭宇案發生后,南京老太一人就止住了中國人民想要伸出的援手,這是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結果,也正是這結果幾乎泯滅了無數人的良知。
  法律不僅要懲惡也要揚善,只有當公民行為中的善和惡,同時得到法律關注時,法治社會才能最終得以完善。因此,立法保護見義勇為更是勢在必行,同時對反誣者也應予以懲處,而將“見死不救”入罪的設置實在略顯多余。與其強制公眾去做一件難以接受的事,不如解除人們的后顧之憂,使更多的人真正的發自內心去做一件善舉。
  另外一件事,是10月21日被曝光的深圳公務員廖某毆打其年近六旬,不辭辛苦從湖南老家奔赴深圳替他照顧孩子的父母。由這件事,人們又開始反思,這個社會的教育制度和社會價值觀到底出現了什么問題?
  遵循孝道是人倫底線,如今卻被一名可稱社會精英的人以拳腳打破,這正是引發民憤的原因所在。廖某在單位表現優良、彬彬有禮,為什么回到家里卻對父母拳腳相向呢?我們的生活和情緒,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正被無處不在的風險和壓力所捆綁,諸多失衡和矛盾充斥著我們的內心。就拿廖某來說,他在單位的舉止得體,是職場生態所影響的。要升職、要得到領導的賞識,各種個性和情緒就必須收斂起來,因為他背后所承載的是婚姻、家庭、生計……而這一切,都讓他不得不戴著面具活著。這種壓抑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必會尋找宣泄的出口。向更弱者下手,向更加寬容者下手,這既是人性懦弱的表現,也是人性畸變的開始。當寬容、善良,甚至親情成為無代價的壓力宣泄工具,那么人倫道德也就開始無底線可言。誠然,社會的壓力著實是造成心理畸變的重要原因。但不可忽視的是,道德從來都是律己的,透過廖某的行為更該好好審視我們的內心。如果心中道德人倫篤定,即便外界壓力再大,恐怕也不會對年邁雙親如此暴戾。再多的譴責,再多的批判,恐怕都無法阻止道德倫理在個人內心的墮落,而這種墮落或許只要自己給自己一個似是而非的借口。
  做一個大寫的“人”,從自身做起,從現在做起,重新建立起這個社會的道德和良知,讓中國千年的良好美德得以延續,這不僅是政府的責任,更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
  我的發言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大发购彩-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