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17-12-20 10:48:45

自帶流量的“網紅教師”:

培養的不是面向未來的孩子,就是誤人子弟

全國百班千人讀寫計劃總導師周其星

潛心運用“互聯網+教育”推廣兒童閱讀

來源:南方都市報    2017年12月19日      版次:SA13    作者:朱倩

  周其星老師與學生們在一起。南都記者 霍健斌 攝

   這回說誰

  周其星:深圳實驗學校小學部閱讀教師,課程設計師,2012年度《中國教育報》“推動讀書十大人物”,第二屆“全人教育獎”提名獎獲得者。三葉草故事家族創始人,全國“百班千人”讀寫計劃總導師。著有《彩色的閱讀教室》《彩色的寫作教室》。

  僅僅把學校的事情做好,把班級帶好,讓學生考試有個好成績,還不算是一位優秀的老師。如果還想用過去的老一套來教現在的孩子,沒讓孩子養成終身學習的能力和習慣,培養的不是面向未來的一個孩子,就是誤人子弟。——— 周其星

  12月15日,全國“百班千人”實驗校啟動儀式暨“百千論道”兒童閱讀論壇在深圳麓城外國語小學舉辦,深圳實驗小學資深語文教師周其星作為“百班千人”計劃的發起人之一,在這一天的朋友圈里寫下:“這是一個人人皆可成神的時代,這是一個草根成就英雄的舞臺。”

  2016年被業內稱為“直播爆發元年”,教育直播這一新興領域也逐漸受到資本市場和平臺機構的青睞。此時,17位來自體制內的語文教師,依托微信公眾號平臺,在這一年的4月23日,發起了一個致力于推進全民閱讀的創意讀寫項目———“百班千人”計劃。

   A

  名師做導師  課程全免費

  最初,周其星和他的同伴們想得很簡單,17位發起人擔任總導師,帶領100個班級、100位教師,影響5000名學生,一起往前走,“當時想,能夠把這樣一個小隊伍帶好,就很有成就感了”。活動開始前,導師們在各自的朋友圈轉發了活動招募信息,沒有任何營銷推廣,首期活動來了102個班級,5137人。1年零8個月之后,至2017年12月第11期活動,參與班級2023個,9.6萬名學生,覆蓋全國31個省份。至此,“百班千人”成長為全國性的百班聯盟線上共讀平臺。

  “百班千人”活動招募對象,是小學語文老師或愿意帶領孩子閱讀的老師+全班學生。平臺實施“導師制”,17位發起人擔任總導師,包括張祖慶、周其星、周益民、李祖文、胡紅梅、蔣軍晶、郭史光宏(馬來西亞)等在兒童閱讀領域探索十多年的資深閱讀推廣人、特級教師,分別帶領各自的導師及助理導師團隊,針對一至六年級進行分層閱讀。“觸動手指,就可以把名師請到手機里,與千里之外的名師面對面,這在以前是無法想象的。”周其星說,導師團隊里有特級教師、閱讀推廣人和作家,他們敢在一線教師面前上課,還是因為有真功夫。

  每一期活動持續時間近三周,有三場主體活動:第一場為教師共讀,閱讀導師在微信群講解作品特點以及如何領學生共讀,提供相關閱讀方案;第二場為學生共讀,閱讀導師在微信群給學生、家長導讀,萬人同時在線、零距離互動,學生根據導師留下的寫作題目,創意寫作,實現閱讀與寫作的同步提高;第三場為思享會,邀請當期活動表現突出的班級、優秀學生,分享閱讀經驗。

  老師們會在平臺上分享自己班級的整本書閱讀記錄,導師會及時跟進,將其過程進行梳理,發現其中存在的問題并進行引導。比如,周其星喜歡以“新書見面會”的方式,讓開啟閱讀之旅充滿儀式感:孩子們排著隊,老師將新書鄭重其事地交予每位學生手中。在閱讀的過程中他特別強調,摘抄好詞好句并不可取,也不要讓孩子寫很多讀后感,因為這些動作會約束和扼殺孩子的閱讀興趣,讓讀書成為負擔。

  來自河南新密的語文教師梁清華12月15日第一次來到深圳,參加全國“百班千人”實驗校啟動儀式暨“百千論道”兒童閱讀論壇。“這是一個開放的平臺,只要你報名參加了,就可以在上面表達自己,驗證自己。這里不僅有名師,還有來自全國各地的語文教師,你可以去學習別人的經驗和方法,隨時可以拿來用。”梁清華說。

  “語文教育問題很多,很多人都在批判,但是建設的力度不大。”“百班千人”計劃另一位發起人、全國著名特級教師、兒童閱讀推廣人張祖慶,將這一教師參與、免費學習的模式稱為“智慧眾籌,智慧共享”。“百班千人”計劃始終堅持免費,導師們免費為老師、學生、家長上課;學生只需通過任意渠道購買到共讀用書即可參與。周其星說,閱讀是最能夠消除城鄉差別的一個通道,只要用心,鄉村的孩子可以跟城市的孩子讀得一樣棒。不收費是想降低閱讀門檻,讓參與者帶著一種公益精神去做事,所以才能得到大家的歡迎和認可。

    B

  多渠道推廣兒童閱讀  成為深圳“網紅教師”

  堅持以公益的方式推廣兒童閱讀,借助微信粉絲紅利,周其星與其他體制內名師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他們的影響力通常在教師圈,而周其星的影響力在不以地域為限的家長群。他說自己就是從小山村走出來的草根教師,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聽了全國小學語文教育名師、詩化語文教學創立者周益民的講座,從此一頭扎進推廣兒童閱讀的世界。

  2005年,周其星還是安徽省二郎鎮中心小學一名語文教師,在全省骨干教師培訓課上,周益民給老師們講《逃家小兔》《活了100萬次的貓》,講《猜猜我有多愛你》,講《夏洛的網》《小王子》,這是周其星第一次接觸到兒童文學,深受震撼,回學校后,他通過朋友購買到這些書籍,讀給自己的女兒聽,讀給班里的孩子聽,從此在這個世界里越走越遠。

  一年后,經周益民老師推薦,周其星離開家鄉來到深圳。在這一年,他和李迪、番茄一起發起三葉草故事家族,用公益的方式推進親子閱讀,如今已經堅持了9年。三葉草故事家族的活動做得越來越大,如今已走出深圳,分站輻射到全國近十幾個城市,會員“草籽們”的數量已接近一萬名。

  不久前,周其星在九九騰訊公益日做故事媽媽成長學院,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募集到原計劃的15.7萬多元錢。他感慨說,就是因為堅持免費,才會吸引更多的人來一起做,才會有更多的學校和班級參與其中,讓讀書成為更多人所喜聞樂見的活動。

  2013年,他出版了個人第一本教育小說《彩色的閱讀教室》,用文學的方式講述他對閱讀的理解,以及自己多年來推廣兒童閱讀的經驗和經歷。“公眾只有讀你的文字才知道你是個什么樣的人,你的教育教學理念才能夠被別人理解,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書的傳播讓我被更多的家長和老師所知道。”

  “星星問答”微信公眾號則讓周其星借助其個人的自媒體平臺影響更多人,向“網紅教師”更進一步。公號開設僅一年,每周更新一篇文章,粉絲量已過2萬人。不久前,周其星的朋友去大連出差,的士上聊起周其星的公眾號“星星問答”,的士司機問,“你們說的是不是那個深圳的周其星老師?”原來他也關注了星星老師的公眾號。周其星感嘆說,“慢慢地,聲音就大了;慢慢地,知道的人就多了。突然覺得,我們的存在還是很有意義的!”

   C

  關注教育熱點  批奧數培訓熱摧毀孩子童年

  周其星關注教育熱點,曾撰寫多篇文章表達對奧數培訓低齡化的擔憂,稱其助長家長的焦慮,放大教育中的惡,最終把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到孩子身上。“這些培訓剝奪了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所應該擁有的讀書、游戲時間,你難保孩子長大以后,他不會報復性地來償還,沒玩夠,不想工作也不想讀書,我就玩,為什么?因為以前學的太苦了。”

  需要警惕的是,培訓機構用套路牽制孩子的思維,用速成的方式壓榨孩子的成長,脫離了學習的本質。“學習的習字,意思是去練習。什么叫練習?就是小鳥練習飛翔,需要一次次的嘗試,要非常努力才能讓翅膀強勁,御風高飛。”周其星說。

  “百班千人”計劃追求的是帶領孩子們在一個月的時間里讀好一本書,建立好的閱讀習慣,從而培養強大的自主學習能力。這位自帶流量的“星星老師”,自稱是教育的理想主義者。在他眼里,僅僅把學校的事情做好,把班級帶好,讓學生考試有個好成績,還不算是一位優秀的老師。他說,還想用過去的老一套來教現在的孩子,沒讓孩子養成終身學習的能力和習慣,培養的不是面向未來的一個孩子,就是誤人子弟。

  在他眼里,老師作為一個知識分子,要有使命和擔當,每一位教師都應該有“閱讀教師”的身份自覺。他希望通過“百班千人”計劃,至少影響全國3萬名教師,雖然僅占教師總數的1%,但一個教師影響另一個教師,更能影響一大批家長,最終將如星星之火,讓更多家長放心地把孩子交給學校,讓更多的孩子經過老師的引導,成長為更優雅的讀書人,這是教師應有的擔當,也是他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采寫:南都記者 朱倩

                           ——摘自《南方都市報》2017年12月19日

附件: 周其星.jpg

大发购彩-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