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05-12-1 11:05:03

對語文味的一點認識

深圳實驗學校初中部  張  宇

姑且不論許多人對語文教學的種種批評,單是“越教越不知該怎樣教”的感慨,就幾乎成了許多執教年豐又不甘平庸的語老師的典型說白,于此語文教學的窘境就可見一斑。

學語文本來并不復雜,為什么一個咿呀學語的嬰兒,根本用不著專業教師,短時間就能學會大量對他來說是全新的母語,并能運用這種東西表達自己的意愿和喜怒哀樂?因為他所接觸的是大量新鮮而有意思的話語信息,他的認知發展強烈需要這些有趣的符號。

等他進入學校學習語文后,卻越來越覺得新鮮有趣、合乎天性發展的語言信息太少了,課堂變成一種不變的程式,語文養料變成一堆應考的知識材料,進而他對語文的天然需要逐漸變成了一種外在強加的任務和負擔……

高明的語文老師不乏其人,但除卻少數勤奮加幸運而成為明星才得以自由發揮者外,大多數不僅有較高知識水平,而且本身頗有穎悟而感性的文學鑒賞力的教師,卻大體只能俯就于以學生考試成績來證明自己業績的圈套:不敢丟棄或違背教參的任何要點,誠惶誠恐地面對中考、高考乃至平時由他人出題的期中、期末考試,甚至公開課也要刻意地去搬用某些并不符合語文特點的新潮教法學法……

而倡導“語文味”,也許正是為了呼喚語文教學的感性復歸。什么樣的語文課算得上有“語文味”?語文課之所以缺乏語文味癥結何在?以下不揣淺陋,合而談片,以就正于同道。

第一,教師講授行云流水,聽者課堂如坐春風。這一方面固然取決于教師的語文功底和教學素質,另一方面則取決于教學目標取向。如果講授的目的是為了適合學生的接受意愿并使之受到語文感染,教師則可信手拈來、自如揮灑;但若只為落實教參規定的知識內容和近期考試的具體考點,教師必然畏首畏尾,不敢輕越雷池,其講授的創造性和個性色彩必然大打折扣。但現實的情形不幸多如后者。

第二,激發學生敏捷才思,鼓勵發言辭辯滔滔。現實的狀況大抵并非如此。由于教師惟恐遺漏重點、要點,教學時面面俱到,又怕耽誤學時影響進度,于是并不敢真把問題直接交給學生獨立思考和自由討論。結果學生成了被動載體,根本沒有機會和興趣展現自己的靈性與話語能力。久而久之,“啟而不發”的課堂沉悶狀況就會形成。而所謂“啟發”教學,在實際操作尤其是公開課上,多數不過是做做樣子,實際仍然是牢牢控制學生思維步步為營引入預定答案而已。

第三,教學內容豐富生動,博覽兼收書香襲襲。閱讀大量真誠生動、豐富新穎、有格調的語言作品,是中學生獲取話語材料、認知滿足、審美需要的極好對象。“觀千劍而后識器,操千曲而后知音”,單憑課本上提供的選文遠遠不夠,而且,有相當多的選文本身還不夠格,若非為了考試,相信學生毫無興趣去讀。另一方面,由于每一課都可能包含不少的考點,教師吃力“挖掘”并一一落實于課堂時間就已吃緊,又何暇旁及更多的佳作妙文?語文課堂不引進時文或經典的活水,沉悶乏味的情形在所難免。

第四,教學過程動靜相宜,課堂情境有聲有色。

書聲朗朗,本來就是語文課的標志性特色,一首好詩,一篇妙文,學生若能聲情并茂誦出,其感悟、理解、所得多在其中,又何需理性揣摩、抽象分析不可?現代化手段恰如其份地用于課堂,如以音樂配誦讀,以畫面作為引導性或背景性可視形像,課堂感染氣氛無疑更為濃郁。然而,實際的情形并非如此:課堂書聲寥寥,表演更少,至于多媒體,常常成了呈現標準答案的快捷方式和文學形象被簡單而定型地圖解的工具。有多少理由可以把這些歸咎老師?讀出來的領悟未必合乎閱讀題標準答案,知識傳遞的節奏不快,又怎么能如期完成教學任務!

第五,教學效果不僅體現在語文知識、能力的提高,更體現在學生漸長的人文底蘊:洞明世事,練達人情。人文底蘊的培養絕不止于貼在教學設計中的所謂“思想教育” 和“道德培養”,而在于學生通過自主性文學閱讀不斷獲取的對人生、人性、人與自然、社會交往和文化乃至善與惡的本質感悟。他在作品中看到自己、了解到自己深在的欲望和情緒,并以此推及他人,我認為乃是人文培養的最高境界。而這一切,都必須在真正的自主閱讀中才能實現。教師未及學生感悟就為他貼標簽式的介紹,其實效果可能適得其反。然而,考試答案的唯一性,又怎能不讓教師心急而越俎代庖?

我越來越清楚地感受到,在網絡時代已經到來的今天,語文課堂的重心,完全應該從過去的知識傳授與技能訓練轉移到興趣激發和閱讀促進上來。因為現在的中學生,只要他們愿意,就完全有條件和可能獲得有關教材的各種資訊并加以妥善利用,無須老師一一傳授。而激發語文興趣和導引廣泛閱讀的最好時機當然在語文課堂,由此看來,語文課必須具有語文味是多么重要!

另外我覺得,要讓語文課上出語文味來,不給語文老師減壓不行。而根本的改變,應該是中、高考試題的改革。如果語文考試只有一篇作文,而且是閱讀品評之類文章的話,則不僅可使語文教學削盡繁冗,還可根本杜絕押題性作文題海戰。這樣,語文課的語文味,學語文的生動性、深廣性以及學習行為的實踐性才能真正產生。

而這,已遠非語老師所能左右得了。



大发购彩-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