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1-9-14 10:25:11

  

深圳實驗學校校長衷敬高:

教育改革要緊緊圍繞立德樹人,不能瞎折騰

 

《南方日報》記者 孫穎 朱洪波 

 

2021年9月8日,深圳市慶祝第37個教師節大會上,深圳實驗學校校長衷敬高獲頒“教育改革先鋒人物”。

衷敬高還記得,7年前,得知他要去深圳老牌名校——深圳實驗學校當校長時,不少朋友都問他準備了些什么改革創新動作,有的朋友干脆直接問“新官上任,準備燒幾把火?怎么燒?”

如果了解衷敬高的經歷,這樣的發問似乎不無道理。

擔任明珠學校校長,他帶領這所深圳首所國有民辦學校打了漂亮“翻身仗”;擔任翠園中學校長,他成功“二次創業”,讓這所品牌學校“更上一層樓”;擔任深圳市第二外國語學校校長,他創造“低進高出”的奇跡,讓這所年輕學校駛上發展快車道……這些輝煌“戰績”的背后,都與教育改革與創新緊密相關。

面對當時朋友們的發問,衷敬高笑著說,成熟的組織沒有出人意料的故事。作為新任校長,他的責任是傳承和堅守。但堅守不等于保守,而是與時俱進,追求“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秉承這樣的理念,7年來,衷敬高帶領深圳實驗學校不斷前行,各項事業取得長足發展。

 

在深圳教育領域奮斗近30年,對于教育改革,衷敬高有自己清晰的認識,在他看來,辦學中要緊緊圍繞“立德樹人”這個根本,繼承該繼承的,堅守該堅守的,改革該改革的,創新值得創新的,“教育這個行業太特殊了,我們要擁有寧靜的心態潛心教書育人,不能瞎折騰。”

時間倒回到1997年,彼時,正值國內辦學體制改革高峰,羅湖區辦起全國首所國有民辦學校——明珠學校,但很快發現辦學情況不如人意。

時任翠園中學副校長的衷敬高,被委以督導小組成員身份,來到明珠學校“看診”,很快便找到問題癥結。讓他沒料到的是,不久后,他會成為這所學校的新任校長。

1998年1月,帶著為中國基礎教育辦學體制改革探路的教育夢,衷敬高走馬上任,到學校的第一天,他就遇到了難題。原來,一些要求轉學的家長將他團團圍住,“以這種方式進入學校,那種感覺很不好。”當天晚上,衷敬高緊急召開全校家長會議,介紹自己的辦學計劃。第二天,沒有一個家長再來找他要轉學。

 

信任不可辜負。在春節放假前僅有的4天半時間,衷敬高召開了大大小小13個會議,剖析學校面臨的問題,有針對性的提出改革舉措。他喚醒老師們認識到,在這里工作并不是在“打一份工”,而是在為羅湖教育辦學體制改革、為中國國有民辦學校發展探路,只有學校辦好,才對得起歷史責任。

從那個寒假開始,衷敬高帶領老師們“沖鋒陷陣”,讓學校的校風、管理、質量、條件等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明珠學校的成績也從羅湖區第13名飛躍到前三名。全國各地的考察團頻頻來這里“取經”。

2000年11月,衷敬高調任翠園中學任校長。在任命大會召開前一刻,他還在忙于明珠學校的日常工作,甚至來不及準備發言稿,“會上讓我發言時非常感慨,在這里的兩年十個月雖然短,但真正體驗了什么叫奮斗的人生。能夠為這座城市的教育發展盡一份力,感覺很欣慰。”

 

重回翠園中學,衷敬高有更大的“野心”。

當時的翠園中學,已經完成了從市一級學校到省一級學校的第一次創業。衷敬高提出,要“二次創業”,創建國家級示范高中,推動這所品牌學校各項事業“更上一層樓”。

在翠園,衷敬高深入推進素質教育,深度推進課程改革,扎實開展學生研究型學習,重視學生人文教育……短短幾年間,為這所老校換上“新顏”。

當年,衷敬高鼓勵學生成立青青翠園文學社,并大力支持其發展,在翠園,出現了一批愛文學、有素養的文學少年。全國第一個中學生文聯組織在翠園中學成立,通過此平臺,引領和助推了深圳乃至全國中小學生文學發展。他引導學生學會并愛上“研究型學習”,小到身邊事,大到國家事兒,學生們都有自己的研究和思考。

 

學校抓素質教育,孩子們“玩”得開心,但家長卻有了疑問,“這,會影響高考嗎?”

衷敬高的解釋是,“不沖突,而且還有利于高考。”在他看來,素質教育是為學生的終身發展做奠基,學生的各種素養提高了、積淀了,怎么會沒有高考成績,“肯定會水到渠成。”

也是從那時開始,翠園每年都有學子考入清華、北大,更多學生考入自己的理想校去追夢。

2007年,翠園高分通過廣東省高中教學水平評估暨廣東省國家級示范性高中驗收,成為深圳市首批“國家級示范性高中”。

7年奮斗,衷敬高成功實現了他的“二次創業”夢。

離開翠園后,衷敬高成為羅湖區教育局副局長,3年后,難舍的“校長情結”讓他又重回校長崗位,奉命組建市第二外國語學校。

讓衷敬高沒有想到的是,迎接他的是一場大挑戰。

因為工程進度拖沓,到了開學的時候,整個校園還全是腳手架。學生已經招了,推遲開學不現實,怎么辦?

在與家長溝通下,衷敬高調整教學安排,學生開學報到后就到國防訓練基地參加軍訓,此后調休9天。用這樣“不得已”的方式,為校園施工爭取出15天的寶貴時間。

“吃苦也是一個人的寶貴精神財富”,軍訓期間,衷敬高給學生們講起北大荒的故事,勉勵他們和學校一起做拓荒者。

當時在二外的貼吧里,很多人都在埋怨學校的不足,但有一個評論讓衷敬高至今難忘和感動,那就是“二外不好,我們也要把它撐到好”。“學校存在的問題,正是我們要努力的方向,我們必須竭盡全力把這所學校辦好,這種創業文化精神力量,感召、激勵著師生。”衷敬高說。

這種向上的精神力量,也讓市二外創造“低進高出”的奇跡,駛上發展快車道。

當得知衷敬高要去執掌深圳實驗學校,朋友在為他送去祝福的同時,也直言“名校校長不好當。”

衷敬高“沒有太多想”,而是在上任前對學校進行系統了解和研究,“要了解它的昨天、把握它的今天,然后才能謀劃它的明天。”

作為深圳特區成立后創辦的首所公辦學校,深圳實驗學校創造了輝煌辦學歷史,在深圳乃至全國教育界都有重要地位。實驗新任校長要怎么做,備受外界關注。

“成熟的組織沒有出人意料的故事”,在上任后召開的第一次教職工大會上,衷敬高說,“實驗厚實的文化精神,是學校長盛不衰的不竭動力源,作為新校長,我的責任是傳承和堅守,是對卓越文化的不斷發揚光大。”

但堅守不等于保守。衷敬高引用任正非的《華為的冬天》一書,引導老師們思考“實驗有沒有冬天,如果有,是否已經過去?”在衷敬高看來,實驗人應該有憂患意識,思考未來如何更好的發展,“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深圳,要‘仰望’基礎教育的‘星空’,面向港澳臺,面向北上廣,面向世界一流國家的一流學校。實驗人應該有這樣的視野和氣概。”

此后,他建立大數據背景下的“學生成長全紀錄”;縱深推進課改,有序推進分層分類教學;推進集團各學部教師有序循環;探索破解“錢學森之問”的深實之解……推動實驗教育質量穩步提升,各項事業取得長足發展。

“未來, 我們追求世界基礎教育中的“中國標桿”,我們更努力建設中國基礎教育階段素質教育的標桿學校。”衷敬高說,在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進程中,實驗也提出了自己的五大奮斗目標,即示以愛國主義教育為基礎的健全人格教育之范、示素質教育之范、示新時代中國立德樹人、“四有”好老師之范、示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與教育改革發展之范、示中國基礎教育集團化辦學名校改薄文化先行之范。

“‘有教無類’才是我們的擔當和選擇”

南方+:您當校長這么多年,對于教育改革這件事情,您怎么看?

衷敬高:任何教育理念、措施的提出都有其特定的時空背景,時代在變化,教育需要與時俱進,適應時代所需,但我覺得要緊緊圍繞“立德樹人”這個根本,繼承該繼承的,堅守該堅守的,改革該改革的,創新值得創新的。教育這個行業太特殊了,我們要擁有寧靜的心態潛心教書育人,不能瞎折騰。

從事教育這么多年,心理無形中一直有一種使命感,我希望哪天我退休了回憶起來時,覺得為這個城市教育發展盡力做了一些事情,就會比較欣慰。

南方+:您在今年全市教育工作會議上有提到,“實驗人心中非常明白,特別明白拔尖人才培養路徑,探索是你的責任,但這個國民教育才是基礎教育必達的使命”,這句話如何理解?

衷敬高:擇天下英才而教之是每一個教育工作者的理想和幸福,但“有教無類”才是我們的擔當和選擇,如果大家都只“盯住”好學生,那就會走入誤區。高考成績優異我們固然欣喜,但我們更關注每個實驗學子在未來大學、未來社會,在20年后、30年后對推動社會進步的作用。

所以我當時也說,特別希望全社會,尤其是我們教育界同仁,不僅關注全市這十幾個高考“屏蔽生”,更應關注當年四萬多考生組成的這個強大集體,他們才代表我們這座城市的未來,他們的素質才是我們未來城市的整體素質。

 

“能把地段生教好,才叫有真本事”

南方+:堅持素質教育,會有成績的壓力嗎?

衷敬高:實驗學校歷來以綜合素質高而聞名,實驗最大的驕傲也來自她培養學生的綜合素質,絕非以一個高考、中考成績的優秀來論高低。我們的培養的學生,當然要考上心儀的大學,在更高的舞臺去追夢,但就像我剛說的,我更期望的是20年以后、30年以后,他們在推動中國社會的發展中,以及在世界聞名的進程中,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實驗的老師很敬業、很辛苦,他們要關注孩子們良好習慣、美好品質、綜合素養的養成,為他們的整個人生做奠基,而不是簡單追求升學目標。而且我相信,學生的各種素養提高了,好成績也會水到渠成。 芬蘭的教育在世界范圍內推崇,它最大的兩個優點就是最優秀的人從事教育,以及不以競爭和就業為目標。

南方+:很多家長愿意選擇讓孩子來實驗讀小學,這里的“學位房”價格一直居高不下。您怎么看?

衷敬高:家長們用腳投票選擇實驗,也說明對實驗育人理念的認可。實驗的教育面向的是全體學生。我在很多場合都會跟我們的老師說,“能把地段生教好,才叫有真本事”。 這些年深圳教育部門嚴格要求義務教育階段免試就近入學,嚴禁“點招”“掐尖”,我很贊同和支持,教育應該回歸正常。

作為教育工作者,實驗的校長,我當然既希望學校辦的好,同時也希望學位房的問題不那么突出。學位房是一個復雜的社會現象,只有辦好每一所家門口的學校,才會緩解學位房的焦慮,政府這些年在這方面也做了很多努力。我覺得“名校改薄”是一個很好的途徑,這些年,實驗走進光明區、坂田片區辦學,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努力讓實驗新校區與老校區“并駕齊驅”

南方+:在基礎教育階段,集團化辦學似乎成為一種趨勢,您如何看待?實驗未來是否還會繼續“擴張”?

衷敬高:集團化辦學,實際上是現代企業兼并重組、規模效應在教育上的一個反應,但是企業是生產標準件,教育面對的是人,是要個性化的。如果要很精致的辦好一所學校,可能集團化辦學并不適合。但我贊成集團化辦學,是因為優質教育資源的稀缺,通過這種方式可以很快的大面積帶動,以最快的速度滿足老百姓對優質學校、優質學位的追求。

近些年實驗學校擔負起社會責任,到光明、龍崗坂田辦分校,為坂田華為片區教育水平提升、為光明科學城基礎教育發展,為這座城市基礎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做出了應有的擔當與貢獻。為了辦好這些學校,老師們做的很辛苦,但背后有光榮的使命感在支撐。未來,面對城市發展所需,實驗人會義不容辭。對于分校,我們不“山寨”、不“貼牌”,會完全實現實驗文化全覆蓋。

 

    南方+:對于未來,您有何計劃?

衷敬高:只要擔任實驗校長一天,我就會盡力盡力做事。對于未來,圍繞中國基礎教育階段的素質教育標桿學校的目標,我們有自己一整套的計劃,各個分部也有自己的目標。盡管目前我們在光明、龍崗坂田的三個新校區發展趨勢很好,但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希望不遠的將來,這些新校區能與老校區在辦學質量上“并駕齊驅”,甚至在一些方面超越老校區。而且我也有信心。

南方+:對于“雙減”,你如何看待?

衷敬高:少數人補課,可以提高分數;所有人補課,提高的只是分數線。教育的劇場效應下,人人都是受害者。教育的嚴重“內卷”,卷走的是孩子的童年和青春,卷走的是我們下一代的整體素質,帶來的是沉重的經濟負擔和全社會的整體焦慮。所以我非常贊成“雙減”。

“雙減”政策落實后,學生作業總量和時長減少了,負擔減輕了。但減量決不能減質,只有提高學習質量和效率前提下的“減負”,才會被家長和社會認可。如何做到精準作業、有效作業、分層作業、差異化個性化作業?如何優化作業設計、科學布置作業、提高作業質量?如何做到量少質高,以一當十,觸類旁通?這些問題是對我們全體教師的嚴峻挑戰。需要教育工作者共同做好“答卷”。

辦好教育,家庭、學校、政府、社會都有責任,誰都無法置身事外。家長、全社會,也要支持和配合好“雙減”政策的落實。推動搖籃的那雙手,同時也推動著社會的進步與發展。

【采寫】孫穎

【攝影】朱洪波

【策劃統籌】劉麗  豐雷 



大发购彩-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