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1-9-13 9:04:59

  

教育改革先鋒 | 衷敬高:深圳基礎教育規模擴大之快,又創造了 “深圳奇跡”

 

深圳教育

 

       賡續百年初心,擔當育人使命。
在第37個教師節到來之際,我市評選產生了一批教育工作先進單位和先進個人,
他們擔負起立德樹人根本任務,
切實擔當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光榮使命,是深圳教育系統的榜樣。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近獲“教育改革先鋒”稱號的衷敬高,品讀他的教育故事,聆聽他的教育心聲。

 

教育改革先鋒-衷敬高

  

衷敬高,深圳實驗學校校長,獲評“2021年深圳市教育改革先鋒人物”。從教38年,他一直思考著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和為誰培養人。在他眼中,教育不僅需要大視野、大氣魄,更需要大情懷、大忠誠、大格局,“每個孩子都可以成為第一,只要我們愿意為他另起一行。”


衷敬高,中共黨員,中學德育高級教師。首批廣東省基礎教育名校長,深圳市名校長工作室主持人。2014年1月起任深圳實驗學校校長,黨委書記,深圳實驗教育集團管委會主任。在探索現代學校管理制度,推進教師專業發展,實施課程改革、創新人文教育,促進區域教育整體協調發展等方面取得突出成績,引起廣泛關注,取得了社會廣泛認可。

 

深圳實驗是“成功的實驗”

 

1985年,深圳實驗學校建校,是深圳經濟特區成立后興辦的第一公辦學校。2003年,深圳實驗教育集團成立,作為深圳首個公辦教育集團,通過“擴容”的方式,如今已擁有七個公辦學部和兩個教育機構。

辦學36年,在教育創新和課程改革上,深圳實驗擔得起“實驗”二字。在學校發展定位上,“我們沒有簡單的定位于做教育的領跑者和排頭兵,比如我們小學部的定位,就是辦最好、最真、原汁原味的教育。”衷敬高心中對標的是芬蘭教育,它與深圳實驗學校小學部的教育有共同之處,不以競爭和就業為目的,讓學校在時間和空間上有極大的作為,致力于真教育,致力于學生智力的可持續開發,讓孩子們擁有一個快樂幸福的童年。

深圳實驗體系貫穿了義務教育全學段,小學、初中、高中整體銜接。其最大的好處,就是避免了“小升初”帶來的升學壓力。

“到了初中有中考,到了高中有高考,可我們一定還是講素質教育,要給孩子們的智力開發留足后勁。”讓衷敬高津津樂道的,是孩子們對學校的深厚感情。

知乎上有一條關于“在深圳實驗學校就讀是怎樣一番體驗?”的提問,獲得了174個回答,瀏覽量達32萬。深圳實驗的畢業生們在這里回憶、表達了他們對學校、老師的懷念,并領悟到奮斗的時光才是對青春最美好的禮贊。

一位家長留言讓人印象深刻,他的孩子很聰明,卻驕傲,看誰都覺得不行。父親對此很擔憂。孩子班主任老師了解這一情況后,給孩子布置了一項“周作業”:每周寫一篇小作文,找出身邊人的優點。此后三年,這項作業從未間斷。這位家長寫道:“曾經心高氣傲的兒子,慢慢開始學會欣賞他人。當他從實驗小學畢業時,心里不僅都是別人的優點,還會辯證地說,優點加一點兒就是缺點。”家長忍不住感慨,“這就是實驗學校日常的教育。”


相信“文化”的力量,平實辦學不張揚


在面對升學的現實壓力與堅持學生的人文素養培育之間,衷敬高認為:“文化是一所學校的靈魂,只有讓師生做到文化上的自覺和自信,才能打造好學校。”

衷敬高曾撰文梳理深圳實驗創辦三十年的實踐與思考,學校歷任三位校長,皆繼承、保留了這座學術氛圍濃郁的“歷史名校”原有的文化體系。他說,綜觀學校發展的全過程,更多的不是點火,不是無病呻吟的求變,而是傳承、是堅守

衷敬高進一步補充說,堅守不等于保守。不斷攀登的深圳實驗學校,必須“繼承該繼承的,堅守該堅守的”,但同時也得與時俱進、不斷完善,“改革應該改革的,創新值得創新的”

  

2014年5月23日,聚焦學生成長,深圳實驗學校啟動“四項改革”,其中,全科教師制的探索是尤為矚目。

小學部“全科教師全科教學班”已連續開設7年,一改以往語文、數學、英語等分科教學的情況,由一個全科老師對數個課程進行整合。這樣的制度有利于老師與學生建立更加密切的關系,有助于教師全面了解、發現學生的特長個性,引導學生個性化成長。這項課程改革在全國范圍內都有影響力。

此外,實驗學校的初中則堅持地段招生,不設“重點班”;在高中階段不唯分數論,堅持以學生全面發展為重。井岡山秋季社會實踐周已在深圳實驗學校高中部持續開展26年,實驗學校的學生與井岡山的學生同吃同住同勞動,參與社會調查、訪問紅色教育基地并進行研學旅行。


 有人說,深圳實驗學校近年來越發低調、鮮少宣傳。衷敬高說:“教育本身就是寧靜的,浮躁功利可能會得到短期的社會認可,吸引家長蜂擁而至,但不長遠。我們為國家培養人,服務于孩子的一生,絕不能被短期利益眼前利益所動搖。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校長徐揚生曾專門提到,他調查后發現,深圳實驗學校出來的學生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學生,把自己管理得十分有序,如何分配學業與娛樂,清清楚楚的,有自我約束能力。徐揚生對此頗為贊賞,“這個學校的學生,成績一般都很不錯,各方面發展比較全面均衡,社會責任感強,有擔當。”

 

深圳創造了教育發展的“奇跡”

31歲來到深圳,與這整座城市共同奮斗,衷敬高參與、見證了深圳基礎教育快速發展時的激情燃燒的歲月。羅湖區明珠學校、翠園中學,寶安區市二外,這些如今在基礎教育領域以優質著稱的學校,在創辦初期都留下了這位奮斗者的身影,也成為他心底里最寶貴的回憶。

 

經歷過辦學體制改革的沖擊,經歷過新校建設初期的混亂,經歷過“金字招牌”帶來的創新壓力,在一次次轉“危”為“機”之后,他又是如何看待深圳基礎教育發展的?

“深圳教育有短板,但深圳教育一定不是短板。”四十年里,深圳教育為數千萬來深建設者們解決了子女教育的后顧之憂。近年來被外界頻繁提到的那句“來了就是深圳人”,同樣鮮明的體現在教育領域:深圳對非戶籍人口子女受教育的政策領先全國絕大部分城市,65%以上的義務教育學位提供給了非深戶籍子女。

衷敬高萬分感慨,深圳基礎教育規模急速擴大,創造了教育發展的“深圳奇跡”。決策者大手筆大氣魄背后的,是對教育對人民的大情懷大忠誠,是大視野下對城市未來謀劃的深邃眼光,“這樣的氣魄足夠讓人驚嘆!”

“深愛人才,圳等您來”,教師人才引進被重點納入全市人力資源強市建設范疇,教師隊伍規模不斷擴大,形成高學歷、高職稱、高薪酬、高素質、總體比較年輕的特點。衷敬高認為,深圳對優秀的教育人才已形成虹吸效應,深圳教師隊伍堪稱一流,“尤其是近幾年,教師招聘門檻提高,要成為深圳的教師,必須要具備上述條件,對于教師隊伍整體素質的提高意義深遠。”

他特別提到,深圳教育部門近年來嚴格落實教育部關于禁止點招、掐尖等政策,頂住壓力執行到位。他為此大聲叫好,“這樣的政策保護的是深圳百萬學生,為深圳教育營造良好生態環境,是深圳教育為這座城市美好的未來努力奠基、悉心謀劃,是對國家民族未來的高度負責。”

夏末的午后,窗外“深圳藍”的天空應合著眼前這片藍白色校舍。本應屬于秋季的落葉在夏天就告別了枝頭,四季輪回,歲月在他身上留下痕跡,卻不曾磨滅創業者的激情。


 “校長要退休,老師會變老,學生會畢業,但學校的精神不老,學校的文化源遠流長。”他經常跟老師們說,奮斗者的人生最精彩,一天到晚談養生并不會真的長壽。同困難作斗爭,是物質的角力,更是精神的對壘。“早已在高原”的深圳實驗,要向著“中國基礎教育素質教育標桿學校、世界基礎教育的中國樣本”沖刺。


在深圳教育的征途中,打攻堅戰、啃硬骨頭,需要更崇高的精神追求。正如他喜歡哼唱的一首歌,“我要的一種生命更燦爛,我要的藍天更蔚藍,我知道我要的那種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遠…… “不因為什么,只因為他們是我們的下一代!”

 



大发购彩-通用APP